Wednesday, February 23, 2005

American Culture 23

美国社会与文化,观察与思考(23)—— 西方的自由与孔子的随心所欲不逾矩


人活在世界上(不论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都需要吃、穿、住、行,就都要与物质的自然界打交道,人们马上发现自己的能力非常有限,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的(即不自由)。人又是社会动物,需要与其他社会成员相互来往打交道,就有了群体和社会对个人的制约(又是不自由)。面对这样的现实,人们从古时候起就向往着自由——于是就想象制造出了不受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约束的,代表着最高境界自由的神与仙们,而且人类在社会实践上,也是向着为了使得个人能够具有更多的物质和精神的自由而努力着的。

有意思的是,漫长的没有记载和几千年有记载的人类历史发展下来,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对待自由的态度(有意思的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不同)。

西方文化追求的是外向的自由,中国文化追求的是内向的自由。

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究的是天人合一。我们智慧的祖宗先人们在生活实践与生产实践中,感觉认识到人的能力与茫茫的大自然无限的宇宙相比是极为有限的,而人的物质享受欲望、财物占有欲望、权利支配欲望却是无止境无上限的。这一能力的有限性与欲望的无限性的矛盾,构成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性的矛盾。如何处理解决这个根本矛盾,决定着制约着社会发展的方向。我们的先人们采取的人生哲学是天人合一,基本的解决办法是抑制人的过多欲望,提倡知足而长乐,讲究适可而止。于是中国人敬天地,轻鬼神,重人事。中国人勤劳刻苦聪明,对数学天文地理积累了丰富的知识,有着指南针、火药、造纸、活版印刷术的发明,但是却没有发展出现代科学技术,以及与其相适应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现代大工业生产来。对这些“没有发展出”问一下为什么,正是著名的“李约瑟难题”。这一难题的基本答案正是在这里:中国人本来也没有打算发展现代科学技术。对西方文化有着深切体会与研究的英国著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很有一些研究。他在二十世纪初期写作的有关中国文化的几篇文章,今天读来也会得到不少有益的启发。

西方传统文化讲究的是征服、征服、征服(conquer、conquer、conquer)。西方人采取的人生哲学是以我为主,一切为我,基本的解决办法是:想方设法提高人的各种向外扩张的征服能力,用以满足人的各种欲望。因而西方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制造各种越来越有效的工具和武器,用以提高人类挑战征服大自然的能力,以及震慑控制其他人的能力。西方民族向外扩张夺取土地、生产原料,消灭、奴役当地土著居民,甚至贩运非洲黑人回欧洲美洲做奴隶;同时大举移民于抢夺来的殖民地,给个人创造出更大的生存活动空间,以减小社会群体对个人的制约。到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阶段,反而是全社会鼓励煽动人们尽情享受为所欲为,利用人类的无限欲望来不断刺激促进生产的疯狂发展。

老子在两千多年前,人类的生活物质远远没有极大丰富的时代就居然敏锐地察觉到:人的无限的物质和权利的欲望,正是给人的生活带来极大痛苦以及无限失望的源泉,因而是造成种种社会冲突、残酷战争的根源;他英明地预见到人类对物质生产的不断发展最终要导致人类自己的毁灭。于是老子二话不说率领部下进了深山老林,出世当神仙去了。两千多年来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以及今天现代文明社会里种种无法根本解决的社会矛盾,人的精神道德的堕落败坏,证实了老子论断的英明正确。当然,老子清心寡欲的出世人生态度消极了一点,他开出的小国寡民的治国处方,有些开历史的倒车,不足以解决社会问题。与老子相比,孔子的积极参与的入世态度就要更人间味儿浓一些。孔子比老子活的实在:既然大家都活在世上,有着各种不同的需求,但是又需要互相依赖组成家庭社会而生存,那咱们就好好研究讨论一下如何能使社会和谐平安长久地存在下去的管理技术吧。孔子懂得人生在世应该也会享受过日子:食不厌精,他老人家很是讲究吃的好呢。但是孔子好像并不特别讲究穿着打扮,也不讲究住豪华大房子、摆设使用高级精致家具什么的。出门坐的车吗,也就是一辆两个木头轱辘的牛车罢了,一点不名牌。

中西方的神仙性格作风大大的不一样,这反映出中国与西方传统世界观的不同,对自由的概念的理解的不同。神仙是人的头脑想象制造出来的,用来补充人的能力的有限性,是人对自由这一概念的理解的最权威的代表。东西方神仙的共同性是:都不受客观规律与人类社会的限制,神仙是有着绝对的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自由的。但是中西方神仙想要干的与想要拥有的,却是有着根本的不同。

中国的神仙们的特点是什么都不想干,而且什么都不想要。他们大多数住在深山老林里或是高山峻岭上,反正都是没有人烟的地方。中国的神仙比较清高,不食人间烟火,悠闲自在什么事也不干,他们最忌讳的就是插手人间的俗事。而且,凡人抛弃了人间的凡心俗欲,比如想发财、泡美女、当大官之类的欲望,只身钻进深山老林,清茶淡饭,寡欲清心,经过长期修炼,也是可以成为神仙的。中国的神仙总是跟松树与仙鹤呆在一块儿。中国人常把闲散潇洒鹤发童颜的古稀老人称为老神仙。中国人心目中的神仙是出世的,摆脱了人的七情六欲,以及由此引起的一大堆人间的令人头疼的乱七八糟,因而潇洒飘逸,长生不老。

西方的神仙热爱的是无上的权力与财富,他们可是没有中国神仙们的闲情逸志。西方的神仙具有人类所有的一切七情六欲,爱啊恨啊忙得不亦乐乎,并且极为热爱权力,他们特别喜欢指挥领导和控制,全都都患有多动症,他们飞来跳去呼风唤雨杀人放火威力无穷,那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上帝住的天堂里的路都是用金子铺成的。而且西方的神仙特别喜欢参与领导暗示人类社会的各种活动,似乎离开了人类社会,西方的神仙们就不知道如何过日子了。基督教圣经的旧约基本就是一部在上帝的领导帮助暗示挑拨下,中东各部落互相残杀、灭族、灭部落、毁全城的血腥残酷的战争历史的记录。

这次的美国总统大选小布什得胜是保守的基督教徒们的胜利。基督教曾经是欧洲历史上落后与黑暗的象征,马克思的“宗教是统治阶级用来麻痹人民的精神鸦片”的论断是一针见血的。非常有意思的是基督教与时俱进,经过一番自我改造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相辅相成,成为现代西方文明的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马克思对宗教的批判仍然是对的,只不过不是统治阶级用来麻醉人民,而是人民自己用宗教来麻醉自己的意志和神经而已。我们一定不要低估基督教对市场经济的现代文明社会里人民意识思想所具有的巨大影响力和控制能力,数量不少的受过良好科学理性教育的中国留学生成为虔诚的基督教徒,就是一个使人震惊的事实。我们确实应该对基督教与现代文明社会的关系,以及今后发展的趋势,进行更深入细致的研究。当然,这是另外的话题。

与理性精神完全相背的宗教,在西方文化中占有根本性的重要地位,对西方社会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令人大惑不解的是:最为强烈地热爱独立与自由的西方人,为什么硬是把自己的一生紧紧地与有组织受限制的宗教绑在了一起。

与西方文化中宗教所具有的根本性的影响成为鲜明对比的是:在中国从来没有形成中东三宗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一神主宰式的传统的有组织的宗教,中国文化重人事,重今生,重实实在在过自己的日子: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传统的中国人很实际,知足而长乐,享受生活的上限也就是:丰衣足食,子孙满堂,天伦之乐。吃,比起穿与住来更是实际一些:吃是为自己吃,吃在自己的肚子里,吃的好是自己高兴;穿的舒服暖和,住的不透风雨就挺好了。而穿着时髦华丽,住的气派豪华,主要是为了让别人看了赞美羡慕的。所以如何能做出美味食物的技术及其过程,被一起尊称为烹调艺术,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文化是内向实际性的,讲究的是天人合一。我想这里天人合一应该有两层意思:其一,人的生产活动尽量地顺应大自然(天也),不对大自然造成过多的破坏;其二,将人的思想意识与客观世界发展的规律融合为一体,获得最终的意志自由。孔子说:“(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于是就可以当神仙了。毛主席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这是对随心所欲不逾矩的最精确注释,而且,“随心所欲不逾矩”有点被动保守的味道,而“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却是主动积极的了。当人的意志与自然界的发展规律合二为一,人将自己的身心与客观世界融合为一体了的时候,人的精神意志就达到了彻底的自由。这是内向自由的含义。

西方的文化是理想式、外向进攻性的,讲究的是不断开拓进取,永不满意知足,没有上限。所以西方大力发展了科学技术,同时将其立即应用到生产与战争中去,以满足西方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需要。Conquer(征服,战胜)是西方文明的本质。物质生活上的自由,就是想要什么有什么;精神生活上的自由就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任何事物任何人妨碍了我的自由,我就要征服它(他),战胜它(他)。但是由于人的生命以及能力的有限性,自然资源的有限性,人口密度增加带来的各种社会限制,使得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外向性自由的实现在现代社会里变得很是困难,或是几乎不可能。于是人们对自由的向往反转过来变成了人们沉重的精神枷锁和巨大的精神压力:美国一半以上的人口患有程度不同的精神忧郁症、神经分裂症、躁动症、精神无法集中等等的各种神经疾病。近来,为了控制中东的石油,使得美国人民有开汽车与生产工业产品的自由,美国与阿拉伯国家打作一团,美国老百姓更是日夜提心吊胆地生活在恐怖主义者的威胁恐吓之下,拉登说一句话,美国政府和人民哆嗦好多天,这里那有什么自由可言。

西方社会一代人接着一代人,前仆后继固执地追求着外在的物质需求与思想意志的自由,为所欲为随心所欲的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了今天的现代文明帝国主义时代,西方社会的人民得到了世世代代梦寐以求的自由了吗?大家生活得愉快轻松了吗?

辩证唯物主义的毛泽东思想是人的思想意志自由的最高境界。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于是,人就有了随心所欲的自由与潇洒。知足与不知足是辩证不可分割的一对:了解研究自然界与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追求真理永不知足;对生活物质的追求适可而止,知足而长乐。

令人不安的是:中国人民现在也开始把毛泽东思想扔在一边,时髦现代文明了起来,在精英们的带领下步西方文明的足迹,敢想敢干地不知足不满足了起来。我很怀疑:过上小康日子以后,中国老百姓就会满意就能知足了吗?注意:我决不是说,中国人民不应该小康,而是说,现在就应该想办法制定对策:如何使得中国人民的小康是一个和谐而且可以长久持续的小康(地球上的有限资源绝对负担不起全世界老百姓都过美国式的大康生活)。

西方文明所追求的外向式的自由是没有止境的,是无限的,所以不可能最终达到。但是西式文明的自由却是顺应了人的自私的本性,和以个人为中心的本能,所以非常地吸引人,相当地招人喜欢。中国文化的内向式的自由:知足而长乐,随心所欲不逾矩(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是有限的,经过修炼是可以达到的。但是,修炼却是要人自我抑制自己的各种欲望,这是逆人的本性本能而动的,就像迫使水向上流一样,需要有外界的迫使条件,一旦迫使条件没有了或是减弱了,水就会向下流,修炼也就不成了。在中国的大多数老百姓生活达到小康水平以后,如何能使这么大的一群人修炼得心平气和知足而长乐,而且下几代人都能心平气和知足而长乐,实在是非常需要认真研究的一大现实课题。

2004-12-4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