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0, 2005

Fan Zhouzi lecture 5

方舟子: 在浙江大学的演讲实录 (5)
六、结束语

  最后这些内容是临时加的。我刚才发现昨天我们杭州的报纸《青年时报》登
了两篇和我有关的评论文章,可能跟我到杭州来是一种巧合吧,不一定就是冲着
这次我到浙大来的。其中一篇是反对我的,一篇是支持我的。

  我们先来看反对我的。反对我的这个人叫刘洪波(笑声),他是武汉《长江
日报》的记者。他的文章题目叫 《“科卫兵”方舟子》。他说“方舟子的特点
是打假过程中语言夸张暴烈,论辩风格可比‘大字报’,威武之状堪称‘科卫兵’
———好像当代科学领域内出现的红卫兵一般。”(笑声)“有人认为伪科学就
要他这样的‘狠人’来治,便把他作反伪魁首、斗士班头,像拥着钟馗一般跟在
后面摇旗呐喊。”(笑声)他开头还说,所谓学术打假,实际上就是学术批评,
但是方舟子故意把学术批评搞成了学术打假,是因为“‘科学打假’可以制造明
星,‘学术批评’造不出明星。方舟子‘科学打假’大旗举得最高,所以科学打
假明星也就做得最大。”意思就是我是靠科学打假来出名啦,靠学术批评就出不
了名。

  我要说一下,学术批评和学术打假是两回事。学术批评是在符合学术规范的
范围内的批评,是学术观点之争,即使里面有错误的地方,也是无心造成的,是
一种诚实的错误,跟造假是不一样的,造假是明知是假还要去造,是弄虚作假。
学术批评可以心平气和地来商榷,来讨论,来争鸣,但是对学术打假就不一样了,
没有必要和你讨论、商榷,双方本来都知道是假的,你把假造出来,我把假揭出
来,这是揭露的问题,打击的问题,而不是批评的问题,商榷的问题。所以学术
打假、科学打假,就应该严厉,该说什么话就说什么话,说我语言夸张暴烈,可
比大字报、红卫兵,是完全错误的。大字报、红卫兵是诬陷,是无中生有去诽谤
别人,而科学打假是有根有据地把事实摆出来加以打击,只不过措辞比较严厉,
让有些人受不了。比如说造假的人是“学术骗子”,有的人就觉得太严厉的,就
说我骂人了。我觉得这不是骂人。如果你是个骗子,我就说你是个骗子,这怎么
能说是骂人呢(笑声、掌声)。这句话是我模仿鲁迅的话。也一直有人说鲁迅骂
人,鲁迅回答说,如果说良家妇女是婊子,那是骂人,如果说婊子是婊子,那就
不是骂人,那只不过指出了一个事实(笑声、掌声)。

  刘洪波文章中的下面这些话就纯粹是在造谣了,说“方舟子的科学之爱,是
一个选民对神的爱,科学是神,他是科学神的选民,基于这种爱,他不仅要扫除
伪科学,也要把‘无科学论者’打翻在地。在‘挟科学以令天下’的方氏战法中,
世上除了各种专业人士都是妄人、弱智。”

  刘洪波被我骂过“妄人”,所以他对此有切肤之痛(笑声)。我为什么骂他
是“妄人”,因为他确实“妄”,在科学问题上“妄”。他是学文科出身的,现
在成了时评家。在几年前国内医学界曾经有过讨论,在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时要
不要实行脑死亡标准。刘洪波就跳出来反对,用的都是胡搅蛮缠、胡说八道的理
由,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脑死亡是怎么回事,以为是一个人还没有死,为了移植他
的器官,故意把他搞死去移植他的器官(笑声)。我就写了篇文章去批他,说他
是妄人,因为他根本没有搞清楚一个科学的问题就胡说八道。

  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我就是把科学当成了神,是上帝一样的绝对真理。我从来
不这么认为。一直有人说我是科学主义者,认为科学是绝对正确的,是万能的,
在所有的领域都能应用的。我从来不认为科学是绝对正确的,它至多是相对正确,
将来科学的发展有可能发现现在的某些科学结论是错误的,只不过它能够自我修
正。我也不认为科学是万能的,只不过认为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笑声)。我
也不认为在任何问题上都应该讲科学,我只不过认为在科学的问题上就应该讲科
学,比如在脑死亡的问题上就应该讲科学,而不应该胡说八道。如果胡说八道,
而且是高高在上地批评搞生物医学的人,说他们在脑死亡的问题上都搞错了,那
么我说他妄,说他是妄人,冤枉他了吗?

  我也并不是说要把所有的非科学都打翻在地。我并不认为这世界上只有科学
而没有其他的东西。还有其他许多非科学的东西,像文学啊,历史啊,我本人也
非常喜欢,我并不是要把这些无科学论者,把文学家、艺术家、哲学家都打翻在
地。我要打击的是科学界内部的造假,科学界外部的伪科学、迷信。伪科学是把
非科学的东西说成科学,我才要打击它,如果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是非科学,那
么我就不会打击你(笑声)。比如说科幻小说,它是一种文学形式,我不会说它
是伪科学。但是有的科幻小说家非要说他在小说中提出的那套异想天开的理论是
真正的科学理论,比如中国有一位著名的科幻小说家王晋康,提出一套理论,说
我们把天花病毒灭绝了,破坏了病毒之间的生态平衡,就会出现一种更厉害的病
毒来取代天花病毒。他在小说中这么说说也就算了,但是在两年前萨斯流行的时
候,他就出来说他已经在小说里提出了科学理论,萨斯的出现证明了他的观点,
是来取代天花病毒的(笑声)。这就成了宣扬伪科学,我当然要打击了。

  刘洪波又说:“方舟子爱科学,但他尤其需要的则是‘伪科学’。没有伪科
学,就没有科学打假明星方舟子。方舟子与伪科学誓不两立,其实又相依为命
(笑声),两者不是‘你死我活’, 而是‘你活我活,你死我死’的共生关系。
方舟子确实打掉了一些科学界的假,这可以说是‘科卫兵’行动的副产品,就像
红卫兵行动也确实反掉过官僚主义。如果认为只要有更多的方舟子,并给予他们
更大的裁量权,就可以建设一个纯净的科学界,那么最终建立的会是一个‘科学
神教’,整个社会以及科学自身都将匍匐在科学裁判所的控制下。”

  像他这种写法,才真正是红卫兵的写法(笑声、掌声)。在他这么说的时候
并没有提供任何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纯粹就是诛心之论。他
认为我应该这么想,就认为我会这么想(笑声)。这是以小人之心(笑声),度
什么腹?度一般人的腹(笑声)。他要反对的其实不是我一个人,而是一概反对
科学打假。

  在同一天的《青年时报》还有一篇文章,是何祚庥院士写的,题目叫《为什
么我总是支持方舟子》。他说:“为什么方舟子成了‘众矢之的’?其实,这里
的‘众’,‘少’得可怜!也就是一‘小’群人,在那里反复鼓噪而已!真正的
科学工作者向来是采取‘不予理采’,或‘不值一驳’的态度的。”

  这些反对我的人,大致可以分成好几类。一类就是被我打到的,有直接的利
益关系的,像刚才那个刘洪波应该也算一个,虽然不是很主要的一个(笑声)。
还有一类是虽然没有被我直接打到,但是觉得间接的利益关系被我触及到了。比
如说,在2001年以前,中国科大的师生上上下下都很支持我,但是等到我打击了
中国科大的教授、校长之后,整个形势就变了(笑声),反对我的人就很多了。
原因就是他们认为间接利益被我损害到了。什么间接利益?就是学校的名声。我
觉得这是个很奇怪的逻辑。损害学校名声的,是那些造假的人,而不是打假的人
(掌声)。还有一类人是属于观点、理念的不同,比如对科学的看法和我不一样,
比如认为我是“科学主义者”所以要反对我,也许并没有什么利益关系在里头。
还有一类人是觉得我好像靠科学打假出名了,看不惯,要来灭一灭我(笑声)。

  何先生说:“可正是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使他们感到难堪,于是就采取
了‘人身攻击’的办法,仿佛他们打了‘胜仗’!其实,科学是非之争,在于论
据,在于事实,既不能‘以言废人’,也不能‘以人废言’。”

  我打击学术腐败、打击伪科学,可不可以批评?当然可以批评,如果发现我
哪个案例打错了,有根有据地指出来,我会接受,该道歉就道歉,该澄清就澄清。
问题是那些攻击我的人,像刘洪波之流的人(笑声),他们找不到,也没有能力
去发现我究竟在哪个案例打错了,所以只好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下面这些是何先生恭维我了,他说:“方舟子之所以战无不胜(笑声),因
为每有论战,必定以事实为根据,以逻辑为准则。方舟子所主办的新语丝上所刊
登的文稿,总是以有无事实,合乎逻辑为选用与否的判据,而不是搞什么‘人情
稿’、‘关系稿’,更不会去刊登什么‘有偿新闻’!”

  我不敢说我战无不胜,因为有时候也会出点问题。我也不敢说我们网站上登
的文章都是无懈可击的,特别是不是由我本人主打的案例,有时候会出差错,我
们发现了,就澄清、道歉,都有。但是我是尽量要做到以事实为根据,以逻辑为
准则,做到有根有据。打击学术腐败实际上也不是我一个人在干的,也有其他人
在干,有的是匿名的,有的是实名的。大家知道文科的有个学者叫杨玉圣,也搞
了个“学术批评网”要打击学术造假,但是质量很差,而且他本人就在造假(笑
声)。我们的网站就有一个“杨玉圣专辑”是专门揭露他造假的(笑声),打假
者自己造假,这就很成问题了。为什么我们那个网站信用比较高,在学术界名声
比较好,就是因为我们尽量讲事实、讲逻辑。当然我们的网站在人文学界可能名
声不是那么好(笑声),人文学者的学术素质比较差,不去看别人的批评有没有
事实,合不合逻辑,却去计较别人的用词啊,语气啊,厚不厚道啊(笑声)。

  下面何先生还是在恭维我:“至于方舟子本人撰写的揭露伪科学、伪学术、
伪环保的文章,更往往是‘小李飞刀’,‘一剑封喉’,‘直中要害’!(笑声)
对于这样一位敢于直言、敢于战斗的年轻学者,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予以支
持?!”

  最后,何先生批评了一个报纸叫《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也曾是以
主持社会公正而闻名于读者群的报纸之一;但一旦堕落到故意设下‘圈套’去攻
击一位正直敢言的年轻学者,我们也就不能不为《南方周末》的自毁声誉而叹惜
了!”

  他指的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南方周末》以前和我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2001年的时候我们一起打击过很多起的假,特别是保健品的假,最著名的是打击
珍奥核酸。以后的两、三年我们也一直有合作,有的是我给他们提供线索、资料,
有的是公开的合作,他们来采访我,或者我给他们写文章,我为《南方周末》写
了很多的文章,大部分是和打击学术腐败有关的。2003年以后《南方周末》大换
班了,我认识的那些编辑、记者都走了,剩下的、新进去的越来越糟糕。大家都
在说《南方周末》堕落了,但是我没有料到他们现在会堕落到设了个圈套来采访
我,而且还组织了三篇文章来批我,不止是批我这个人,而且是批学术打假,认
为私人学术打假不能搞,要规范起来。

  我也认为私人学术打击是有很大局限性的,个人的精力有限,资源有限。我
每天都要收到一堆举报信,我只能从中挑出一些来,除了挑那些学术地位比较高
的,影响比较坏的,另外就是挑那些比较容易核实的。对那些难以核实,需要花
很大精力去核实的只好放弃,因为我只是业余地在做,不是吃这碗饭的,没有从
学术打假中赚到一分钱,还要倒贴调查成本。所以我不可能花很大的精力去做,
只能是挑着来。所以个人打假有它的局限性,而且权威性也不够。就算我认定了
某个学校的某个人造假,学校也可以不理我,造假的人可以继续逍遥自在。如果
是由某个权威的机构做出的结论,学校就不能不理睬。

  所以个人学术打假确实存在着问题,中国要解决学术腐败问题,确实也需要
有一个更权威的、更正规的渠道。问题是现在的中国根本就没有值得信任的这样
的渠道,所以只好靠个人的力量来打假。而且即使有了正规的渠道以后,同样离
不开个人的打假。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一点也不矛盾,有了正规的渠道,个人
还可以检举造假,公开的检举,秘密的检举都可以。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
强调个人打假的局限性,要规范打假,实际上就是在反对打假。个人打假是属于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义勇为的行为,没有什么错的。我打个比方,就像现在
遍地都是小偷,但是警察又不管事,这时候如果有人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抓小偷,
你反而批评说不能私人抓小偷(笑声),这说得过去吗?即使警察管事了,私人
同样可以抓小偷,只要有证据,同样可以抓,这是见义勇为,值得鼓励的。所以
不能因为私人打假有局限性,就一概反对私人打假。

  最近新浪网给我搞了一个博客,我最后就引一段一个读者在我的新浪博客上
留言,这段话让我很感动,他说:“方舟子,我们许多人很远也许帮不上什么,
我们做的事情、我们的专业,乃至你自己的专业,都与你做的事情没有直接的关
系。我们不知道你愿意把这件事坚持多久,但是我肯定,你每继续做一天,我们
就支持、声援你一天——我肯定,这是每一个有民族责任感和职业道德的知识分
子的心声。”(掌声)谢谢!(掌声)谢谢!(掌声)

  最后我再讲两句话:第一,大家一定要意识到学术腐败的严重性,这是关系
到我们国家的科学能不能健康地发展,关系到我们整个的国家能不能健康地发展
的大问题。第二,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们。我不知道我自己能够坚持多久,
也许有一天我兴趣转移了就干别的事去了(笑声)。我又不是专门来打假的,纯
粹是碰上了,看到中国造假的事情那么多,又没有人站出来说,所以我就站出来。
我以前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对国内的情况是一点都不了解,当时了解国内情况的
渠道,就是看《人民日报海外版》(笑声)。2000年以后互联网在国内兴起了,
报纸纷纷上网,我比较关心国内科学发展情况,留意了一下科学方面的报道,才
发现原来骗子那么多(笑声),特别是那些从国外回去骗的,我们一开始打击的
就是那些回国去骗的,后来才打到了国内本土的骗子。我发现了国内骗局那么多,
而且有的是非常简单的、愚蠢的骗局,又没有人出来打,所以我才在那个时候站
出来打,并不是我对打假这事有多么大的兴趣,更不是要靠这个出名。所以也许
哪一天我兴趣转移,不干了,这也有可能。但是只要我还在继续做这件事,我就
需要有更多的人,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支持我。我现在背后有很多人在支持我,
虽然他们不愿意公开出来。各个领域的专家都有,请他们做一些核实、调查工作,
他们都很乐意。所以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如果我们真正关心中国科学的发展,
那么每一个人都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做这件事。即使不愿意做,那么起码也
要做到洁身自好,减少我们的工作量(笑声、掌声)。

  我就讲到这里。最后列一下参考文献。第一条就是我刚才提到的美国科学院、
工程院和医学院联合出的一本小册子,On Being A Scientist: Responsible
Conduct In Research (National Academy Press, 1995)。这本书在几年前被科
学出版社翻译过来,但是翻译的质量很糟糕。前年北大又翻译了一次,翻译的质
量也非常的糟糕。所以大家不要去看中文版。我想在座的应该有足够的英文能力
去看英文原版,它是用浅显的英文写的。在网上可以查到,免费下载,大家用
google查一下关键词,跳出来的第一个网页就是这本书。

  第二条是我在2001年出的一本书,叫《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当时
我打击学术腐败还不到一年,就已经揭露了很多起,汇起来出了这本书。这本书
的发行量比较大,现在还能买到,在当当网可以买到。当然它涉及的都是4年前
的事件,最近的事件要到我们的网站新语丝网站上去看了,我列了几个网址,第
一个网址是被国内屏蔽掉的(笑声),被屏蔽的原因说来话长了。我们总共被屏
蔽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在1999年批法o功,主持人说了,我们是最早批法o功
的。我批法o功也不是在1999年开始的,在1996年就开始了,当时李跑到美
国,要在网上招生(笑声),把他的著作贴到了留学生网络,我就给批了一把。
99年是因为何祚庥院士批了法o功,但是还不准批,法o功的人跑到他家去要和
他辩论(笑声),上面还有人怪他多事,因为当时对气功有个三不政策,不宣传
不批判不讨论,而实际上宣传的话没人管,不然法o功也不会闹那么大,但是批
判就有人管,所以何先生的压力比较大。我们知道后,就在网上声援他,搞了个
签名,写上自己的姓名和单位,有1400多人签名,支持何院士批判法o功。99年
7月22日政府开始处理法o功问题的时候,就顺便把我们的网站给屏蔽了(笑
声)。

  后来我们又搞了一个国内版,把有关法o功的内容删掉,为了让国内的人能
够看到我们的网站。这样维持了几年,又被屏蔽了。屏蔽的原因我们了解了一下,
是因为我们当时在揭露“纳米水”,北大一个副教授搞的,我们登了好多文章批
他的“纳米水”,他刚好有个大学同学是在管网络屏蔽的(笑声),就把我们的
国内版镜像点也给屏蔽了。我们就宣布放弃对做镜像点的要求,谁愿意镜像我们
的网站,不用来获得我们的批准,可以任意镜像。所以就出来了很多镜像点。我
后面列的那几个是现在还能用的镜像点,我在杭州试了一下都还可以上,大家挨
个试试,哪天上不了,就再换一个(笑声)。

  时间拖得比较长,比我预计的多出了一个小时。看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七、问答

  主持人:感谢方舟子博士的精彩演讲。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场提问。

  问:我在浙大图书馆看到两本书,一本是《四维力学——挑战相对论》,一
本是《量子外力》,它就在我们大学图书馆里头,我想问一下你对这种现象有什
么看法。

  答:相对论并不是说不能挑战,但是要挑战它,应该遵循学术规范。什么样
的学术规范呢?就是应该拿到国际学术期刊上去发表论文,拿到权威的国际学术
期刊上去发表论文。如果你真正把相对论给推翻了,那是一个多么重大的科学成
果,为什么只是在国内自己喊,在那里炒作呢?你早就应该去拿诺贝尔奖了,干
吗只在那里自得其乐?(笑声)所以他这种做法是不符合学术规范的。大学图书
馆把它做为资料收藏也未尝不可,但是不应该去支持他。这些人就是因为论文发
表不了,知道让同行评议的话根本不成立,才在那里自得其乐。

  网上号称推翻了相对论,推翻了达尔文进化论,证明歌德巴赫猜想的人,有
无数。但是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连必要的科学知识、专业知识都不具备,就在那里
胡说。物理的、数学的问题我不太懂,生物学、进化论的问题我还是有发言权的。
我看过那些挑战进化论的论文,都是不成立的,都是那些连基本的生物学知识都
没有的人在那里喊得最凶。我很希望中国能够出现爱因斯坦一样的人物,但是这
种希望只是个美好的希望。想要做第二个爱因斯坦,还是要遵循学术规范,正正
规规地来。人家爱因斯坦挑战牛顿力学,也是通过正规的渠道,写了论文在比较
权威的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的。

  对这些人也没有必要太打击他们,除非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危害。我们打击伪
科学是重点打击那些有社会危害的。如果他愿意自得其乐(笑声),生活在幻想
当中,那么他有这个权利,我们没有必要非得把他的幻想给破灭掉(笑声)。但
是如果他被打扮成了受科学界迫害的英雄,那么我们还是有必要去追究一下。最
近有人指责我们制造了“科技打假三大冤案”,其中有一个就属于这种情况。有
一个叫蒋春暄的,号称证明或证伪了很多重要的数学定理、猜想,包括证明了费
马大定理,比威尔斯还早了很多年,还证明了歌德巴赫猜想,推翻了黎曼假设,
等等等等。说他发明了一个全新的数学体系,足够让全世界的科学家忙上几百年
(笑声)。但是数学家怕现在的体系被推翻掉,所以就要排挤他、打击他。像这
样的人,他一辈子就为这个幻想活着,他很早就在宣传这一套,从七几年起就在
宣传,已经三十年了。他就为这个活着,把他的幻想给打破的话,是一件很残酷
的事情(笑声)。但是他现在被搞伪科学的人做为英雄人物抬出来了,北京有一
个伪科学组织叫“天地生人”,把他做为英雄人物抬出来,说我们制造了冤案,
那么我们就有必要追究一下事实的真相,看他那些成果成不成立。好多数学家,
在我们那个网站发表了文章,说这个人连基本的数学知识都没有的,你怎么和他
说去?确实是两套不同的数学体系(笑声、掌声)。

  问:你刚才在演讲当中,用了很多北大、清华的例子。我想问一下,你在打
假当中,有没有遇到浙大的例子?(笑声、掌声)

  答:浙大的例子也是有的。我为什么一开始就举北大的例子呢,因为我们不
是要谈世界一流大学吗,有人说北大已经是世界一流大学,所以我就特地举了北
大的例子。清华的吗,是因为清华的出的丑太多了(笑声),特别是清华生物系
的,丑事太多了。因为我是学生物出身的,所以我更关心生物系的问题。所以有
人就说学生物的太倒霉了,出了个方舟子盯着你们(笑声)。浙大的我们也揭过,
比如说成批制造论文的,我们很早以前就揭露过一个叫储健的(笑声),几年就
整出了一两百篇论文。包括SCI论文排行榜,也有浙大的,我只知道他的名字英
文叫Xu DJ,不知道他的中文写法,没有把他列出来。所以这是个普遍的现象,
不是个别的现象。我只是举了中国最著名的两所大学为例来说明问题,因为我们
重点打击的,就是这些名气大的大学。

  问:我经常上新语丝网站,想利用这个机会问两个比较私人一些的问题(笑
声)。第一个问题是,你现在花了这么多精力在打假,靠什么为生?(笑声、掌
声)第二个问题是,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回国来工作?

  答:关于我靠什么为生的问题(笑声),虽然涉及到隐私,但是因为很多人
在问,报纸在问,包括去年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采访我的时候,也问过,也播
出来了,所以我并不忌讳。我在国内的收入主要是靠稿费,我是个专栏作家,不
是SCI专栏作家,而是正儿八经的专栏作家(笑声),在给国内的报刊写专栏,
比较固定的有三个,一个是《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还有一个是《北京科技
报》,我每星期给他们写一篇,还有一个是新华社的《环球》半月刊,我每个月
给他们写一篇。有时也给一些其他的刊物写稿。

  另外就是出书的收入,我现在已经出了十二本书。最近刚刚出了三本,我顺
便做一下广告(笑声)。这三本都和生物学有关。一本是《餐桌上的基因》,涉
及转基因的问题,要澄清转基因食品并不像报纸上说的那么可怕,本来是做为少
儿科普,所以在少儿出版社出版,但是写得还是成人化了一些(笑声),大家也
可以看。另外一本是《基因时代的恐慌与真相》,除了涉及转基因的问题,还涉
及到克隆人的问题,病毒的问题,等等。还有一本是比较严肃的,叫《寻找生命
的逻辑:生物学观念的发展》,是讲“进化”和“基因”这两个生物学的基本观
念是怎么演变来的。所以我在国内的收入是靠稿费和版税。在国外还有一些零星
的收入,比如专利的收入,做咨询工作的收入。不算很多,但是也够我活了。我
觉得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在物质方面没有什么追求,所以没有什么生活压力。

  至于说我能不能回国,实际上我现在有很多时间在国内。完全回国不现实,
比如查资料就不那么方便,虽然很多资料现在都可以在网上查到,但是有的还是
要从书本中查到的,这些书可能在国外才有。在国内上网查资料也不是很方便,
老是遇到屏蔽(笑声),有些完全没有必要屏蔽的网站也给屏蔽掉,比如美国公
共电视台PBS的网站,有很多资料,但是在国内经常上不去。还有,我在国外的
话,有方便的地方,没有那么复杂的人事关系。如果真的在国内的某个机构任职
的话,那么领导就要管你的,就算不管你,来找你做思想工作也够烦的了(笑
声)。还有同事关系,要在国内学术界混,还得担心受到打击报复。所以我特别
理解国内的人明知有假却不敢站出来打假,只敢私下抱怨抱怨。我也不喜欢在机
构任职,我这个人天性就喜欢自由,不喜欢被人管也不喜欢管人。而且,如果我
到国内来的话,网站就很难办下去了。不只是把你屏蔽掉的问题,而是干脆把你
的服务器关掉,搬走了。这是很有可能的。国内一些办得比较好的言论网站,最
后的结果都是这样。像以前北大有一个未名BBS,本来是学生自己管的,后来被
校方接管了,许智宏校长亲自担任BBS站长(笑声)。后来又有一个一塌糊涂网
站,就干脆把你封掉。这就是我觉得完全回国不太现实的原因。

  问:我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有的人以前做过假(笑声),以后应
该怎么办?(笑声)第二个问题,我不知道你看不看春节联欢晚会,赵本山已经
在晚会上卖了三次拐,有人说明年他还会继续卖,你怎么看?

  答:对第二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因为这涉及到艺术评价的问题,已经有人
说我管得太宽了(笑声)。今年的春节晚会我看了一部分,让我特别气愤的一点
是,珍奥核酸还在上面做广告。我因此还写了一篇文章批评春节晚会。我在2001
年花了那么多的精力批珍奥核酸,可能是我投入的精力最多的,结果还是这样。

  至于你第一个问题问到,以前已经做假的,怎么办?我觉得对学生来说,改
了就还是好同志(笑声)。对学生我们还是应该宽容一些,学生主要还是认识问
题。但是如果是教授,是学术地位比较高的人,最好还是激流勇退,别再在学术
界混了(笑声)。国外对弄虚作假的科研人员处罚是非常严厉的,就是为了逼着
他们没法在学术界混下去。世界这么大,可以做的行业这么多,如果你非要骗人
不可,你干吗非得在学术界骗?(笑声)你可以搞政治去(笑声、掌声)。

  所以,能清理,还是要把他们清除掉,不能清理,我还是希望他们这些人能
够有一点羞耻之心,要能够承担责任,不要推卸责任。不要老把责任推到学生头
上,甚至推到秘书头上。像我提到的清华大学常智杰,他的履历有问题,他说是
秘书搞错了,好像清华大学的副教授还配备了秘书,还知道怎么替他美化,知道
把poster当论文贴出去。天津语言学院有一个教授,被发现他出的专著其实是把
别人的论文当成自己的论文收进去,他说他当时在日本访学,交代妻子代编论文,
妻子不了解情况,就把别人的论文给编进去了(笑声)。拿这么荒唐的理由来辩
解有什么用呢?老老实实地承认不就完了嘛。这叫越描越黑。我们那个网站有个
特点,允许被批到的人来反驳,来澄清,不管是什么理由,我都给你登出来。有
些人的确把问题说清楚了,个别的人的确是被冤枉的,但是大部分的人是越说越
说不清。本来就是假的,怎么刷得清自己,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承认。

  问:在现在的中国,需要鲁迅先生,您现在被很多人看成是当代鲁迅(笑
声),你怎么看待你与鲁迅先生的共同点和不同点?

  答:确实老有人把我和鲁迅放在一块比,我觉得不敢当。我承认我的确受了
鲁迅的很大影响,因为我从小就在读鲁迅的文章,初中开始就在读鲁迅全集。鲁
迅全集我读了很多遍,现在有时候也还在看,我在中美两边跑的时候,必带的一
张光盘就是鲁迅文集。我在文风和为人处世方面可能受了鲁迅的影响。但是我有
很多不如鲁迅的地方。比如说,我没有鲁迅的国学功底,虽然我很喜欢文史,一
直在读文史的书,有时也写点这方面的文章,所以有人说我是科学主义,是绝对
错误的。但是这方面的功底是和鲁迅没法比的,鲁迅同时也是个国学大师。我也
没有他的文学才能、文学成就,这方面没法跟他比。我也没有他的思想的深刻,
那种对中国社会、中国历史的一刀见血的剖析。

  但是我觉得我也有超过鲁迅的地方。比如说,我是受过正儿八经的科学训练
的,我对科学问题的看法,对科学的理解,掌握的科学知识,是超过鲁迅的。还
有,我认为我对西方文化的了解,也是超过鲁迅的,因为鲁迅没有在西方生活过,
所以,他的文章里头对西方文化的描述有的是不准确的。他对中国社会的批判,
往往怪到中国人的劣根性,但是可能其实是人性的劣根性。到美国后我发现鲁迅
批判的一些现象,在美国人当中或多或少也有。这并不妨碍鲁迅的伟大,反而说
明鲁迅更具有世界性。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问:方舟子你好,我想问一下,在学术界里面,有没有通过批判伪科学来清
除异己,打击创新,进行垄断的行为?或者说,你的学术打假会不会被人利用做
为狗咬狗的工具?(笑声)

  答:你要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性,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但是你光是提出这
种可能性,没什么意义。你应该具体地指出来,我在哪一件事被人利用了?哪一
件事,我是借打击伪科学,或者别人借我打击伪科学,来打击科技创新?你这种
说法在媒体上是经常出现的,包括《南方周末》,他们为什么反对学术打假呢,
其中的一个理由也是这么一条。我觉得光这么说没有意思,应该具体地指出有哪
一件本来不是伪科学,但是被我当成伪科学打击了。如果是真的科学,真的创新,
是不怕别人打击的,即使一时受到打击,在国内发表不了,还可以拿到国外发表
嘛。没有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把一个真的东西硬说成是假的。所以,有人有
你这种担心可以理解,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目前据我所知,也还没有出现这样的
情况。被公认为伪科学,后来又被认为是正确的,目前没有这种情况。历史上这
种情况也是极为罕见的。出现这种情况往往是政治、宗教的介入,而不是科学界
本身的问题。是有人利用政治势力、宗教势力来打击真科学,而不是科学界打错
了伪科学。

  没有别的问题了吧?(掌声)谢谢!(掌声)

  主持人:由于我们的时间有限,满满的三个小时还不够和我们的教授(笑
声)、我们的学者做进一步的交流。我们登攀节还会有更多的学者、更多的思想
出现,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登攀节。让我们再一次感谢(掌声)。

  方舟子:谢谢!(掌声)不过我要声明一下,我不是教授(笑声),我也不
当教授,给我教授我也不当,大家都知道的(笑声、掌声)。

  主持人:对不起。让我们再一次感谢(掌声)。

(XYS20051211)

(xys.3322.org)(xys.xlogit.com)◇◇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