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0, 2005

Fan Zhouzi lecture 3

方舟子: 在浙江大学的演讲实录 (3)

四、学术腐败种种(下)

  上面我列的这些现象在国外也有,但是没有中国这么严重。后面列的这些现
象基本上就属于有中国特色的了。像“假的真文凭、真的假文凭”。“假的真文
凭”指的是我刚才已经提到的,高官利用权力给自己弄个博士学位,文凭是真的,
但是含金量是假的。还有“真的假文凭”,它的文凭就是假的,这不仅仅是指找
小贩买一张北大的文凭、清华的文凭,还包括那些国外的克莱登大学(笑声),
野鸡大学到国内办班,卖的文凭。这也非常的多。这是从几年前当时新浪网主席
吴征的文凭事件才引起我们的注意。吴征在他的履历里头说自己是巴灵顿大学的
博士,后来有人去查了一下,发现巴灵顿大学只有硕士,没有博士(笑声),质
问他的博士学位是从哪里来的。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就去查了一下,发现不管巴
灵顿大学有没有博士,它的文凭本来就没有含金量,本来就是一所克莱登大学,
只要交了钱就给你文凭的。而且巴灵顿大学和中国好几学大学都有合作,在一起
办MBA班卖文凭。它的校长还踌躇满志,向美国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能在中国
的各个大学都办班,就能赚多少亿美元。

  不仅仅是巴灵顿大学这么干,美国好多的克莱登大学、野鸡大学也都在这么
干。而且名头都起得特别的大,像什么“加州美国大学”(笑声),让你觉得像
是美国加州大学。还有就是把大学名称往名牌大学靠,像“伯克利大学”,并没
有一所正规的大学叫伯克利大学,我们一般说的伯克利指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
校,但是曾经有过一所“伯克利大学”在国内活动(笑声)。还有,“普莱斯顿
大学”(笑声),模仿普林斯顿大学的,“南哥伦比亚大学”,模仿哥伦比亚大
学的。这也是利用美国的结社自由。美国是谁都可以建大学的,怎么分辨大学的
真假,质量的高低呢?它采取的是认证制度,正规的大学要经过权威的认证机构
的认证。像这些野鸡大学、克莱登大学,都没有也不可能获得认证的。有一些大
学纯粹就是为了到中国来卖文凭临时建立的,查它的注册人,都是一些华人。

  还有是商业炒作、商业骗局,这我刚才已经提到了。包装院士,这也提到了。
窃取、滥用科研基金,侵吞科研成果,这些也提到了。还有破坏他人实验,这比
较难以做调查,虽然我们偶尔也会收到这方面的反应,但是没法把它公布出来,
很难确认真假。我们曾经公布过的一例,是发生在国外的,有一个叫姚雪彪的华
人教授,曾经在威斯康星大学当助理教授,后来到中国科大当特聘教授去了。他
是做生物学研究的。他的对面实验室培养的细菌老是出问题,那个实验室的教授
一开始怀疑是自己实验室的人在搞破坏,有一个博士后和他不太对付,他怀疑是
这个人干的,就告到学校警察局去了。学校警察局说,你没有证据,怎么能够随
便怀疑人,就告诉他偷偷地在养细菌的实验室安装摄像机,看能不能把那个博士
后抓住。没想到却发现是对面实验室的姚雪彪在晚上偷偷摸摸地跑过去把细菌混
来混去地搞破坏(笑声)。有录像做证据,威斯康星大学就把姚雪彪给开除了,
中国科大却把他引进去当特聘教授(笑声)。当时威斯康星大学的科大校友们联
名反对,但是科大还是把他引进了。科大在介绍他的时候,都说他曾经担任威斯
康星大学的助理教授,被开除的事就不提了。利用他申请了很多科研资金,长江
学者啦,青年科学家基金啦,百人计划啦。这些都要求在国内呆半年、甚至九个
月。但是姚雪彪实际上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美国,他被威斯康星大学开除以后,就
回到他的博士导师的实验室当访问学者去了,他的导师还是信任他的,相信他不
会在他的实验室搞破坏(笑声)。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美国当访问学者。

  这件事后来被捅出来,是因为两年前有一批真正海龟的人,对姚雪彪很不满,
不满的原因就是他拿了那么多的资金,几百万,而且还在申请973,上千万,但
是又不是真正海龟,这些人就联名写了一封公开信,投到英国的Nature,Nature
做了摘要的报道,信的原文拿到我们那个网站登出。信中提到有一个人拿了很多
科研资金,但是在国内呆的时间一年从来没有超过三个月。信中没有点名,我很
好奇,就去了解了一下,发现原来是姚雪彪,就把他的历史问题也给抖出来了
(笑声)。科大生物系的老师,我以前的老师,就出来为姚雪彪辩护,说他在国
内每年呆的时间是不到3个月,但是他在国内的时候,是没日没夜地在干活(笑
声),不管是星期天还是星期六,都在实验室里呆着,所以把这些时间都算上去
的话,是超过了6个月,符合合同的要求的。这当然是狡辩了,因为合同是按工
作日都算的,不是按工作时间来算的。没日没夜在实验室干,对搞科研的人来说
是个常规,按科大这么算的话,大家都应该拿双倍的工资了。因为这件事,我和
我的母校,我的母系的关系都恶化了(笑声)。

  还有一个是批量生产劣质论文(笑声)。我这里列了一个“SCI论文排行榜”
(笑声)。批量生产劣质论文后来被叫做郑岳青现象,指的是宁波大学化学学院
的院长郑岳青,他在3年内发表了82篇SCI论文,但是那些论文都是刊登在影响因
子极低,只有零点几的刊物上的。大部分发表在一个叫《晶体成长》的刊物上。
他是搞化学的,测小晶体的结构,一个实验用几个小时就做完了,然后写一篇实
验报告交上去,那个刊物对这类投稿都给你登,用一页纸、半页纸的篇幅登出来。
他就用相同的方法不停地测晶体,每测一个就拿去发表一篇论文。宁波大学对发
表SCI论文有奖励,每发表一篇就奖励几千块钱,他就靠这个得了很多的钱。其
实不止是他一个人这么干。大家去翻翻《晶体成长》或类似的刊物,会发现那上
面大部分的作者是中国的作者,都知道这个窍门,不只是郑岳青一个人才知道的,
他被我们抓住,是有点冤枉(笑声)。

  他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在那以前我们已经揭过一个,武汉科技学院的朱
海亮,他比郑岳青更厉害,1年就发表了65篇SCI论文(笑声),是那一年,2年
前,中国的科研人员发表SCI最多的一个,排行第一。武汉科技学院对发表SCI论
文的奖励更大,是一篇奖励一万(笑声),那一年他得了65万(笑声)。朱海亮
2年前排行第一,现在他已经不是第一了,比他更厉害的还有。我们发现了一个,
黑龙江大学的教授高山,最近的16个月总共发表了148篇(笑声),平均3天一篇
(笑声)。我现在是一名专栏作家,但是他们的写作速度比我还厉害,所以我认
为应该把这些人叫做SCI专栏作家(笑声)。专栏作家是为了赚稿费,他们发表
论文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赚奖金。有人说他们发表的这些论文是垃圾论文,也
有人抗议,说他们的论文是垃圾论文,那不是说发表这些论文的刊物是垃圾刊物
吗?这些刊物也许不是垃圾刊物,而是类似于数据库,但是利用这些刊物的特点,
拼命地投论文,说这样的论文是垃圾论文,我想并不过分。这完全是不恰当地进
行物质奖励造成的问题。现在国际上也都知道中国的科研人员发表SCI论文,或
者在Nature, Science上发表论文,可以得到很高的奖励的,我知道有的美国教
授因此拒绝给来自中国的论文审稿,认为是为了赚钱来发表论文的,拒绝给审。

  还有一种情况是分享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以前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都各只
有一个,我指的是生物医学领域的论文,后来因为有的课题比较大,论文比较长,
做的人比较多,有时候就会出现两个第一作者,下面注明这两个人的贡献是同等
的。这种现象首先是在国外出现的,国内后来就跟着学了,而且变本加厉,一篇
论文三、四个第一作者的都有,注明前面这三、四个作者对论文的贡献都是一样
的,这就变荒唐了。现在又出现了通讯作者有好多个的。国外的通讯作者就是一
个,但是现在国内已经出现一篇论文有两个通讯作者,甚至三个通讯作者。最近
Science发表了一篇中国研究SARS的论文,通讯作者就有三个。因为国内特别看
重论文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都知道一篇论文的作者最重要的是第一作者和通
讯作者,所以在一篇论文中就都要当第一作者,不然就当通讯作者。我想再这么
发展以下,以后的论文除了第一作者,就是通讯作者,没有别的作者了(笑声),
前面三、四个第一作者,后面三、四个通讯作者(笑声)。

  最后一个现象是脚踏两只船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百人计划。前面在讲姚雪
彪的时候,已经提到了,做为长江学者、百人计划,都是要求在国内一年呆九个
月的,但是他们这些人都没有。我为什么说他们脚踏两只船?就是因为他们在美
国那边还有一个全职的教职,还在美国大学当教授,按要求也是至少必须在美国
呆九个月的。长江学者、百人计划要求在中国也必须呆九个月,有很多人根本就
不可能做到。我这里举了北大为例。第一个是田刚,他是北大数学系的长江学者
特聘教授,也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的教授。最近因为北大数学系和浙大数
学系在吵架,所以田刚的名气变得很大(笑声),他的老师丘成桐老先生出来批
评他,除了说他剽窃,还批评他脚踏两只船,中美两边的好处都要沾,在中国拿
了那么多的科研资金,又不愿放弃美国那边的职务。但是田刚并不是北大教授中
唯一这么干的。我这里还列了一些类似的北大教授:

  北大脚踏两只船的长江特聘教授

  田 刚:美国princeton大学数学系
  佘振苏:美国UCLA大学数学系
  夏志宏:美国西北大学数学系
  陈十一:美国Johns-Hopkins大学工程力学系
  舒红兵: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
  程和平: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
  刘晓为:英国伦敦大学学院

  这也是在滥用国家的科研基金,把大笔的钱给这些在美国的人,在国内脚踏
实地干的人能拿到的基金必然就少了。我觉得应该追究这些人的责任,不仅仅是
一个道德问题,还有违法的问题,也就是违反了合同的问题。上面这些人,田刚
已经当了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佘振苏今年要评院士,不知道评上了没有。在今年
评院士之前,我写了篇文章也提到这个问题,点到了佘振苏。脚踏两只船的人是
不是能评院士,我们先不去管他。我想说的是,佘振苏迷信人体特异功能,迷信
严新气功,是严新气功学会的科学顾问。对严新,年轻一点的人可能不知道,他
是八十年代的一个“气功大师”,喜欢做带功报告,在台上讲话,台下就有哭的
有笑的有叫的有跳的(笑声),还有号称原来是瘫痪的,在听他的报告的时候就
突然站起来了(笑声)。实际上就是在做心理暗示、集体催眠。后来他越吹越大,
号称在北京发功,就能让在广州的DNA分子结构发生变化(笑声)。八十年代大
兴安岭曾经发过大火,他一发功,就把火给灭了(笑声)。牛皮吹得太大,在国
内没法呆了,就跑美国去了,在美国的市场还很大,有许多留学生,还有就是像
佘振苏这样的华人教授在捧他。他在美国办班,去听他一次报告要交好几百美元
呢。他现在也要投身科研(笑声),最近这几年已经发了几篇SCI论文了(笑
声)。而且他是当第一作者,他对论文的贡献就是发功,然后看细胞发生了什么
变化,材料发生了什么变化。给他提供条件的,为他做实验的,就是类似佘振苏
这样的人。中科院以前有个规定,支持伪科学的人不能当院士。我不知道佘振苏
这回当上了院士没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