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2, 2009

[zt]怀念武忠弼教授: 留言签名

怀念武忠弼教授: 留言签名
应“同济”母校之邀、受“同济海外学者协会”之托、念武武忠弼教授扶持之恩,我冒为江朗以诸学友之名稿撰此文。

先在网上公布,以求指点,并请校友置名,也为主标题提议。

大家亦可各自留言签名以表纪念。具体方法请见 tjmcoaapost group. 查阅所有留言

屈振宏 谨上

=============
亦儒、亦侠、亦风倜,有识、有才、有肝胆。
–同济海外学子怀念武忠弼教授

武忠弼教授是我国著名的病理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从教60余年。尤其在为发展同济医学院与德国的学术和人员交流付出辛勤劳动并取得丰收成果。

有幸跻身学海于同济医学院使我们人生的道路与武教授的教学生涯相交,成为了我们人生关键的一个转折点。“文革”浩劫之后,百废待兴,如何尽快有效地重建教育事业是对当时所有学校师员勇气、能力、和胆识的挑战。“文革”后恢复高考招生时,国门尚闭,武老便以“教育为百年大计”之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之策,极力开展与西德的交流,他摒“爱国主义”之盲傲,冒“卑贡屈膝”之嫉嫌,大胆机巧地积极开拓双边交流,步步为营,楔而不舍。历几十年时代的变迁,经无数政事的起伏,“同济”对外交流始终步步前越,据统计,仅通过武教授所致力的校际交流赴德学习进修以及经德转赴美国、加拿等其它国家的同济学者,数以百计。可谓天涯处处有芳草。百年“同济”,桃李天下,春辉寸草,更远更生。*

在今天,两国间学术交流司空见惯,武教授致力的中-德交流看来似无可颂歌之价。可凡是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在当时万马齐喑、知识贬价的时代,敢于领头率先与非“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学术交往需要何等勇气、胆识和无畏的精神。或许有人认为,起初开放交流应为多方位,交流对象应包括美、英、法、日等国。可是,当时国门四闭,关键在一个“开”字。省时度局,察情量力,以一点引导潮流、再形成大势,是当时最可行施的策划,是为武老的卓识。或许有人认为,武老致力的中-德交流影响局限,如今曾受教于“德语班”或赴德学习过的“同济”学子在海外校友中已相对成少数。可是,中-德校际交流的深远影响绝不是可仅以此来衡量的。与德校际交流不仅促进中-德之间的往来及了解,更重要的是为后继的全方位、大幅度开放政策起到了积极有力的推动作用;使对外开放交流深入人心,大大减消了保守固封人事对学子们走向世界的阻碍;为“同济”学子走向世界铺出了大路,使无数“同济”学者有选择发挥聪明才智的良机。纵观三十年对外开放对中国科学、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回顾昔日“同济”在对外交流上的超前领先地位,阔视无数“同济”学子们的业绩,历时历事都印证了武教授超越时代的远见,育人贯学中西的卓识,周旋政-学之间的机智,放眼世界的 胸怀和鞠躬尽瘁的奉献。

诚然,一个人的贡献和影响是有限的,我们今天缅怀和纪念的不仅是武忠弼教授,也是和武教授一样的学术前辈们。仰怀他们的勇气、胆识和才华,感念他们 “烛炬成灰泪始干”的献身精神,铭记他们鞠躬尽瘁的美德。是因为他们,中国的教育和科技才得以迅速恢复发展;是因为他们,中华学子遍布澳欧美,百科诸学各领风骚,为人类的科学事业注入了无限生机。以此,其德、其勇、其识、其才、其恩必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唉!

中华数千年文化,凡师授儒承,无不浸透风义深情,感戴受教之恩使中华学子崛出异族侪辈。历代人事美传不胜枚举;“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寸草-春晖”、“滴水-涌泉”之喻即可见一斑。我们今天缅怀和纪念武忠弼教授等学术前辈们,可谓上承数千年师徒之风仪,继感恩之德情。籍此,愿前辈们献身为人师的恩德、鞠躬尽瘁的风范,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岳,幽则为神灵,于世为春晖,抚育了我们,并世代相传。

屈振宏 (执笔)

原七七级医疗系一大班

原同济医科大学病理解剖教研室助教

同济医科大学病理解剖教研室名誉教授

Labels: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